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在线 > 案件快报
远离隐患 别让寒假雪上加伤
作者:吴杨  发布时间:2018-01-12 10:19:06 打印 字号: | |

数九寒天之中,学生们在期末考试后即将迎来期盼已久的假期,有了更多的休闲时间,少不了陪同家长或小伙伴置办年货、走亲访友、外出游玩等,然而有时候难免乐极生悲。日前,房山法院的法官结合辖区内近年来审理寒假期间的人身伤害案件,提醒学生和家长在享受假期生活的同时,不要忘记“安全”二字,务必远离“潜伏”在身边的安全隐患。

案例一 点燃鞭炮 引发惨痛悲剧

去年春节的正月初三下午,9岁的小欧和父亲一起到邻居家串门。大人们在屋里玩牌,小欧和小龙两个小伙伴在院子里玩耍。正是春节期间,院里满是掉落的鞭炮和纸屑,两个孩子就在院子里捡拾那些没有燃放的鞭炮,不一会儿,他们就捡了满满一大把。两个孩子将捡到的鞭炮剥开,将火药洒落在地上,并用一张纸铺在火药上面。小龙用打火机将纸和火药一起点燃,一团火焰当即蹿了起来,将小欧手中还拿着的一个二踢脚引爆,把小欧的右手炸得鲜血淋淋。

小欧家人急忙将其送往医院治疗,在住院治疗9天。最后经北京积水潭医院诊断为:右手爆炸伤,第一掌骨骨骺损伤,拇指、食指末节毁损伤。经司法鉴定,小欧右手损伤构成九级伤残。由于两家人就赔偿问题无法协商一致,小欧将小龙起诉到北京市房山区法院,要求对方赔偿医药费、伤残赔偿金等共计14万元。

法官讲法 燃放花炮 须有家长陪护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因燃放烟花爆竹而导致的人身伤害案件。原告小欧和被告小龙事发时均为9岁幼童,二人缺少安全观念和意识,在院子里捡拾并燃放鞭炮。对于未成年子女,家长应该尽到谨慎妥善的管理保护义务。小欧和小龙的监护人均于事发时在屋内打牌,没能及时发现并制止两个孩子的危险行为,未尽到对未成年子女的安全管理和保护义务,均存在监护不力的过错。法院经审理认定,小欧和小龙的家长应对损害结果的发生承担同等责任,判决小龙的监护人赔偿小欧各项损失4万余元。

审理本案的法官提醒说,中国人过年讲究喜庆热闹,过春节燃放烟花爆竹成为一种年俗和传统,但这种原本为了增加节日气氛的行为具有一定的人身危险性,稍不留神就可能会对自己或他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造成损害。对于青少年来说,燃放烟花爆竹时要有家长看护陪同,不要将其拿在手中燃放。此外,要到正规的销售网点购买烟花爆竹,避免燃放假冒伪劣以及危险性和破坏力较大的烟花爆竹。

案例二 冬令营学滑雪 摔倒致腿骨折

10岁的亮亮是一名小学生,学校放寒假后,亮亮的妈妈想让他学习滑雪,这样既能锻炼身体、增强体能意志,还能丰富孩子的假期生活。于是,亮亮的妈妈找到北京某滑雪场,为亮亮报名参加了该滑雪场举办的为期一周的寄宿制滑雪冬令营,并缴纳了3000余元的费用。

没想到开营后不久,亮亮就在上课时摔伤,导致左小腿胫骨骨折。亮亮父母认为滑雪场管理不善导致孩子受伤,于是将该滑雪场起诉到法院,要求对方赔偿医疗费、营养费等共计一万多元。被告滑雪场则认为,亮亮的家长应当意识到,滑雪本身是具有一定危险性的体育运动,因此只愿意适当作出补偿,不同意赔偿过高的诉讼请求。

法官讲法 滑雪场有错 承担合理赔偿

根据《侵权责任法》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亮亮是未成年人,在被告滑雪场组织的冬令营接受培训,被告作为组织者应当依法履行对亮亮的安全保障义务。亮亮在活动中受伤,滑雪场也认可对该事故的发生具有过错,因此对于亮亮因伤产生的合理费用,滑雪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最终,法院判决滑雪场赔偿亮亮5000元。

在寒冷的冬季,青少年在到滑雪场、溜冰场等娱乐场所游玩时,要查看所处环境是否具有安全隐患,尽量不要到人多拥挤的地方,以免发生碰撞甚至是踩踏事故;要注意公共场所的安全提示标志,比如警示牌等,远离那些不安全的场所;在游乐场游玩的时候,要认真阅读玩具或游乐设施的使用说明,按使用规则操作,遵守工作人员的指挥,避免发生意想不到的伤害。同时,一定不要到非正规的滑雪场和溜冰场去“滑野雪”、“溜野冰”,这些地方不仅无法保证安全,一旦出现事故纠纷,往往也很难确定责任主体,从而影响后续的索赔工作。

案例三 宠物可爱 小心尖牙利齿

年仅4岁的小悦与父母一起租住王先生的房屋。王先生在院里饲养了一条黄色柴狗。2016年年底,王先生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搬到房山其他地区生活居住,搬走前他向院里的两家租户交代“以后帮着喂着点狗”,两家人都表示同意。

去年春节的一天,小悦的家人在屋里做饭,小悦独自在院子里玩耍,被王先生养的狗咬伤,导致小悦脸上和头部大出血。家人立即将小悦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并垫付了全部医疗费用。经司法鉴定,小悦的伤情构成十级伤残。由于小悦的家人未能与王先生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遂以小悦的名义将王先生起诉到法院,要求对方赔偿医药费、伤残赔偿金和后续治疗费用等共计9万多元。被告王先生认为,他已经将犬只委托给小悦家人代为饲养,自己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法官讲法 存重大过失 受害人担主责

法院经审理认为,小悦及家人长期在事发院内租房居住,对居住环境及安全隐患应为熟知,原告仅为4岁幼童,监护人应对其尽到谨慎妥善的管理保护义务。法院查明,涉案犬只被拴束在一定活动范围内,距小悦一家租住的房屋较远,一般不会对他人造成伤害。小悦损害结果的发生与其监护人未严格履行监护职责有较大关系,其监护人在事故中存有重大过失,应自行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房山法院一审判决被告王先生赔偿原告小悦各项损失8000多元。

根据法律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受害人的过错主要体现在,自身的伤害并非动物主动攻击引起,而是因自身的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比如受害人对动物进行挑逗、殴打、投掷杂物等,以致惹恼动物。

案例四 院内倒车肇事 造成幼童重伤

小吉的父母是外地来京务工人员,一家人在北京市房山区某物资回收公司院内租房居住。去年年初的一天,年仅3岁的小吉在院内玩耍,司机白某驾驶货车在院内倒车,将小吉撞倒并从其身上轧过,造成小吉盆骨骨折、直肠和尿道断裂,同时身体多处软组织损伤。小吉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往北京儿童医院治疗,小吉在医院住院治疗3次,接受多次手术,花费数十万元的医疗费用。

虽然肇事司机白某支付了近10万元的医疗费,但这些钱无法满足小吉的治疗需要。无奈之下,小吉将白某和涉案车辆的保险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两被告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近20万元。小吉家人还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对小吉的伤残等级进行司法鉴定。目前,此案还在房山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审理当中。

法官讲法 不仅赔偿 还涉刑事犯罪

除了该民事诉讼之外,此案的被告之一司机白某,因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正在法院接受刑事审判。事故的发生,对小吉的家庭是一个悲剧,同样也让白某官司缠身,不仅面临巨额的经济索赔,还很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寒假期间,青少年外出的时间和频率可能会更多,不管是在道路上,还是在停车场内,抑或是小区里,处处都会有各种车辆疾驶而过。青少年一定要自觉遵守交通规则,时刻注意身边行驶的汽车,提高安全防范意识,远离潜在的危险隐患,这既是维护良好交通秩序的需要,更是为了有效地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责任编辑:唐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