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案例评析
工伤保险赔偿后是否还可要求人身损害赔偿
——潘远明诉北京昊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大安山煤矿案
作者:王俊伟  发布时间:2018-01-30 10:59:26 打印 字号: | |

【案件基本信息】

  1. 判决书字号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2016)京0111民初1257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3.当事人

原告:潘远明

被告:北京昊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大安山煤矿

【基本案情】

潘远明于20061016日与北京昊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大安山煤矿(以下简称大安山煤矿)签订了《农民合同工劳动合同书》,合同期限为3年。20091010日,潘远明与大安山煤矿签订《劳动合同续订书》,续订合同自20091016日生效,并应于20141015日终止。20147月,其在离岗体检时被诊断为煤工尘肺壹期。201489日,潘远明申请与大安山煤矿终止合同关系,后双方于812日签订《工伤人员终止劳动合同协议》,约定大安山煤矿一次性支付潘远明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39 111.31元(已支付),并一次性支付潘远明工伤一次性就业补助金69 516元(已支付)。2015217日,北京市门头沟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劳动能力鉴定、确认结论通知书》(北京市门头沟区2015年劳鉴第00128号),认定潘远明为壹期煤工尘肺,已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柒级。潘远明认可其已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获得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7 499元,一次性就业补助金69 516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69 516元。

【案件焦点】

潘远明作为职业病患者在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同时,是否还可依据普通民事法律获得人身损害赔偿。

【法院裁判要旨】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潘远明作为职业病患者在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同时,是否还可依据普通民事法律同时获得人身损害赔偿。潘远明主张可获得赔偿的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九条规定“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社会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对其主张所依据的该条款应作如下理解:即职业病患者在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同时,若相关民事法律赋予其获得民事赔偿的权利的,可据此主张民事赔偿。换言之,其获得民事赔偿的前提为,民事法律要有相关的规定。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明确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该规定表明,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的劳动者仅可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获得相应赔偿,并无同时主张民事赔偿的权利。本案中,潘远明被认定为壹期煤工尘肺,已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柒级,并已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获得各项赔偿金,现潘远明就相同的受伤原因起诉要求获得民事赔偿,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原告潘远明的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审理本案的关键在于解决职业病患者获得工伤保险赔偿的同时是否还可要求人身损害赔偿这一问题司法实践中存有两种不同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职业病属于特殊工伤,相较于普通工伤其严重性和危害性更大,而当前工伤保险赔偿标准较低,如果职业病患者仅依据《工伤保险条例》获得赔偿尚不足以弥补其遭受的损害。从照顾劳动者今后生活的角度出发,采取工伤保险和民事赔偿双重保障的方式为宜。因此,职业病患者除享有工伤社会保险之外,还可请求民事赔偿作为补充;第二种观点认为,职业病患者获得赔偿的标准应严格依照法律规定执行,而我国现行法律规定,职业病患者仅可依据《工伤保险条例》获得赔偿,并无同时主张民事赔偿的权利,因此,职业病患者仅可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前述第一种观点从保障劳动者权益的角度考量有可借鉴之处,但此种处理方式是否于法有据值得商榷。与此问题相关的法律规定系《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九条“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社会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有观点认为上述两条规定彼此冲突,根据“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原则,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予以处理。但笔者以为上述法条并不冲突,《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九条并非规定劳动者在获得工伤社会保险之外必可获得民事赔偿,而应当是在有其他民事法律明确规定有另行主张民事权利的情况下,才可再行主张;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明确指出,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的劳动者仅可依照《工伤保险条例》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并无其他民事权利可主张。由此观之,该两条规定并不冲突且明确指示了应当适用的法条,因此,不应择优选择适用,而应严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要求,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处理。

 

 

 

 

 

 

责任编辑:唐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