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故乡的那片海
作者:瞿叶娟  发布时间:2018-02-07 14:52:58 打印 字号: | |

故乡靠海,驱车半小时即到海边。离开久了,就想念故乡,想念故乡的那片海。每次回家我都会去海边看看。看海天交接处迷雾模糊天际,看阳光抹在海面上发出粼粼耀眼的光,看远方的海在光中叠成层迎我而来,看海水舞成浪花翻腾着涌上海岸,看浪花在沙滩上碎成一股温柔抚摸细沙,看细沙跟着海浪的步伐跑上跑下,看海浪裹到沙滩上的小螃蟹恣意爬行……听海风传来远方的儒风海韵,听海浪或急或缓的拍打声,听船只扬帆起航悠远深沉的鸣笛声,听海鸥低空飞行引吭高歌的叫声,听渔民满载而归随性而唱的歌声,听沙滩上安然闲适的脚步声…….这是我熟悉又思念的。

这次回家特意约了儿时好友一起去看我们熟悉的那片海。冬天的海边别有一番风景。风很大,加足马力地吹着,似要撕裂导向塔上的旗帜,我们被风推着走,细沙跟着风往沙滩边缘跑。浪激起雪白的花,踏着命运交响曲的节拍,呼啸着涌向海岸,碎于无形后退回海里,又着急地揉成大浪花再次涌来。海滩在海的边缘围成难以描摹的大半圆,目及所至尽是一片辽阔。

沙滩上人很少,很安静。远处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孩子在海边漫步,小孩笑着在沙滩上奔跑。还有一对恋人牵着手迎面走来,风中掺着甜甜的笑声。我们两人静静地走着,聊起了关于这片海的很多记忆。

小时候,家长终于同意释放我们的天性,允许我们到海里玩,那种兴奋、激动现在仍记忆犹新。我们迫不及待地跑到海里,捧起海水尝尝味道,滚到海浪里和它来一个大大的拥抱,憋气潜在海水里想看看海里的样子。我们迎着海浪,浪花拍在我们身上,溅成一个弧又流回海里。我们黏上一身细沙再跑到海里体会海水冲刷的感觉。我们牵着手迎着大浪而去,海浪把我们拍坐在沙滩上,每次都咯咯大笑。呆呆地看着游到深水区的人,满眼羡慕。看到远处的海鸥,恨不得抓住它,让它带着去看看远方的风景。

那时海边的建筑不多,没有现在的餐厅、酒店和海景别墅。东面是海,西面是宽阔的天空,可以看到夕阳燃烧天空,也燃烧了这片海。现在夕阳还未燃烧即已被建筑掩去了光辉。以前这片海简单而朴素,海的边缘是宽几十米的沙滩,沙子很细但也掺杂了零碎的贝壳,远看一片土黄中点缀着小白点。沙滩的边缘是土坡,上面长着没过膝的艾草、狗尾草、细叶冬麦等。有几条弯曲的土路通向海边。通过窄窄的道走向辽阔的海,站在海的面前一切豁然开朗。那时的海边很安静,即使夏天人也不多。可以静静地诉说、聆听,心情也可以得到放松。

现在沙滩变窄了,观景平台变宽了,商铺和停车场变多了。海滩上建了摩天轮、儿童乐园。夏天是这里最热闹的季节,现在游客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闹腾。等待车位的车辆排起长龙侯在护桥外。远远听到波涛的叫声,人们的笑声,生意人的叫卖声,沙滩车刨着沙子驶过的轰鸣声…….

炎热激发了游客奔向海边的热情。烈日下,拥挤的游人或在沙滩上嬉闹,或在海里畅游,或在躺椅上观赏。高温蒸出豆大的汗粒,此时跳进海水里,让清凉的海水驱走炎热,翻身扑几个浪,再踩在炽热的沙子上感受那种刺向心窝的烫。肤色变了几个色度,游人们依然乐此不疲。看着这片喧闹,再看看层层供游人搏击的浪,感觉海像一个疲惫的老者,倦了、乏了,他需要休息、需要安静,养精蓄锐后才能重获年轻。

夏季,我喜欢晚上去看海。海边的路灯扩着昏黄的光晕,一排的圆圈罩在沙滩上。灯光照亮了涌向沙滩的海浪,层层的白浪也涂上浅黄色。远处一片漆黑,天气好的时候会看到明月照到海里,海水翻荡着,映出一串光亮的影子。海透过黑夜,让海浪和海风传来远方的音讯。静静地坐在沙滩上,欣赏眼前的景色,不知不觉中海已带走所有的思绪,让我跟它一样豁达、辽阔。虽然没有语言的交流,也没有肢体上的沟通,但是他已经融入我的精神世界,并与内在、本真的我达成默契。我可以卸下外壳,看看真实、理想的样子。

故乡那片熟悉而又陌生的海平凡而普通,但富有气魄和神韵,如同家乡那片苍茫的土地,凝聚着无以言说的神秘生命力,给人一种超越自然的深刻,也给我一直坚持本真的勇气和力量。

越走越远,

越思念故乡,

越思念故乡的那片海。

 

 

责任编辑:唐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