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不朽的生命之花
作者:臧小龙  发布时间:2018-02-23 14:09:43 打印 字号: | |

坐班车的时候,不经意间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分享了一篇关于杰克·伦敦的文章。链接一点开就是杰克·伦敦的黑白照片。他头发散乱,面带微笑的倚坐在椅子上,本子摊在膝盖上,右手握着一支笔。仿佛是因为阳光太过强烈,他眯着眼睛,浑身散发着光芒。

一看到他,世界霎时变换,风雪交加的阿拉斯加,天寒地冻的育空河畔,波涛汹涌的太平洋,忠心而勇猛的巴克,被同伴抛弃为了生存而与病狼搏斗的“他”,亦真亦幻又无比亲切地涌上眼前。

与他相遇是在十多年前,那时我正在读高中,在那种高压之下,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接近极限,犹如苦苦支撑的木梁,再加一分重量,就会有崩坍发生。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在烦闷与彷徨中,杰克·伦敦那些质朴的文字,那些粗犷的笔触所描绘出的极寒之地的醉人风光,以及生命所迸发出来的极致的坚韧和勇敢,让我无比的震撼更无限的向往。借此良机,我可逃离了面前的困境,遁入到主人公的悲欢离合中。

此时的世界没有山、没有树、没有食物、没有任何文明的痕迹,有的仅剩薄暮和荒芜。他的腿受了重伤,每走一步都会往外渗着浓血,伤痛难忍饥寒交迫,唯一的共经患难的朋友也头也不回的弃他而去,一头病狼跟在身后等着吃他的躯体,世界已然抛弃他,就如用完后随手扔掉的垃圾。但是,他没有放弃,生命不该以这种方式结束!最终,在必生的信念和坚韧的毅力的支撑下,他咬死了病狼,茹其毛饮其血才得以活了下来。在严寒和荒芜之中,在他的羸弱躯体之内,生命之火却燃烧的如此灼热!多么精彩的生命之歌,多么不朽的生命之花!喝下这杯滚烫的烈酒,每一个细小的毛孔都在熊熊燃烧。我的所谓的悬崖峭壁在别人眼里却是一马平川。这段阅读的体会和人生的经历让我终生难忘。

正如在小说中所刻画的人物,杰克·伦敦本人也像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他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出生在贫民窟,先后做过水手、矿工、淘金者、拳击手、记者、作家等等,从他的小说中可以窥见他丰富的人生阅历。虽然他在四十岁时就已经与世长辞,但是他的人生却惊人的丰富,对待生命的每时每刻他都那么的热烈。正如他在《白牙》中所言:“我宁愿是燃烧过后的灰烬,也不愿做匍匐地上的灰尘;我宁愿我的星火在耀目的火光中燃尽,也不愿任其干腐窒息;我宁愿做一闪而过的流星,也不愿做永恒沉睡的行星。人的使命是去生活,而不是仅仅存在着。”冒险中的困难对他来说只是享受,拓荒中的遭遇于他而言满含欢乐。他是一个不苟且于现状,不妥协于自我的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战士。我想正是他的这种坚强的不妥协的精神,这种珍视生命的态度,让我深深的折服。

在单调机械的日常事务中,在日复一日的蝇营狗苟中,有的人就此死去,浑浑噩噩,有的人破茧成蝶,奋翅重生。你属于哪一种呢?这个自学成才四十岁就去世的来自贫民窟的作家,却是美国最高产的作家之一,他的人生经历更是鲜有人能望其项背。之前我有一本《杰克·伦敦小说选》,可是在高中搬宿舍的时候不慎丢失,从那以后就再没有读过他的小说了。此刻,站在三十岁的边上,重逢了杰克·伦敦,就好像舒舒服服活在一条大河里的鱼透过某扇窗子看到了在海洋中奋翅遨游的鲲。

 

责任编辑:唐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