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案例评析
离婚时放弃房产而户籍未迁出的 拆迁时能否获得该房产的宅基地区位补偿款
作者:秦艳玲  发布时间:2018-08-02 15:47:26 打印 字号: | |
  【基本案情】董XX与郑XX于1986年11月27日登记结婚, 2009年3月9日协议离婚。双方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婚生子郑X归郑XX自行抚养,位于房山区城关街道前朱各庄村一区某宅院的北房五间、东房两间、西房两间、外院库房三间归郑XX和郑X所有。离婚后,董XX搬出该宅院,但户籍仍在该宅院。2010年8月21日,郑XX作为被拆迁人与房山区城关街道办事处前朱各庄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前朱各庄村委会”)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由前朱各庄村委会向郑XX支付拆迁补偿款共计597 704元,其中包括宅基地区位补偿27 6000元。董XX诉至法院,以其户籍仍该宅院,其应是被拆迁人为由,请求法院判令郑XX给付其拆迁补偿款的三分之一。郑XX辩称,离婚时董XX已经放弃了该宅院房屋的所有权,该宅院的拆迁所得利益均与董XX无关。董XX因户籍还在该宅院,其已经得到了失地补偿款10万元,不同意董XX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董XX与郑XX在离婚协议中约定,位于房山区城关街道前朱各庄村一区的宅院房屋归郑XX和郑X所有,系董XX对其财产自愿进行处分,合法有效。郑XX作为该宅院的所有人,在拆迁补偿协议中,是合法的被拆迁人。而根据户籍因素给予的失地补偿,前朱各庄村委会已经直接发放给了董XX,现董XX以其户籍在该宅院为由,起诉要求分割的各项拆迁款(包括宅基地区位补偿款),因上述款项均不是以户籍为依据进行补偿的,其诉讼请求不应予以支持。据此,判决驳回了董XX的诉讼请求。

董XX不服一审判决,认为宅基地区位补偿款与失地补偿款不是一回事,遂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郑XX是基于房屋所有权人的身份取得宅基地区位补偿款等拆迁利益的,该利益应归郑XX一人所有,因此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

【法理分析】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离婚时放弃房产而户籍未迁出的,拆迁时能否获得该房产的宅基地区位补偿款。而决定该问题的基础是,宅基地区位补偿款的法律性质。

关于宅基地区位补偿款的法律性质,一直存在两种争议:

第一种意见认为,宅基地区位补偿款是对宅基地即土地价值的补偿。该观点认为,宅基地区位补偿款与宅基地使用权一样,与特定的身份相联系,满足特殊要求的人享有宅基地使用权,可分得宅基地区位补偿款。

第二种意见认为,宅基地区位补偿款是房屋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农村房屋拆迁过程中对房屋所在区位价值的补偿,应归房屋所有权人享有。

《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明确指出,区位补偿价=(当地普通住宅指导价-房屋重置成新价)×户均安置面积÷户均宅基地面积。在户均安置面积和户均宅基地面积确定的情况下,区位补偿价与当地普通住宅指导价、房屋重置成新价关系密切,可见,区位补偿价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被拆迁房屋的价值。实践中,在区位补偿价确定的情况下,区位补偿款往往依据宅基地面积、宅基地实际使用人数等因素确定,其又与宅基地使用权紧密相连。所以,笔者认为宅基地区位补偿款具有上述双重性质。

从反映房屋价值性质角度来说,董XX离婚时放弃了上述宅院房屋的所有权,同时也就意味着她放弃了对房屋价值补偿的区位补偿款。从与宅基地使用权关系的角度来说,董XX虽然户口仍在该宅院,但其离婚后已搬出该院落,放弃了对该院宅基地的实际使用,所以,董XX作为前朱各庄村村民所享有的宅基地使用权已从该宅院剥离,她所享有的只是抽象的再次申请宅基地的权利。一审法院以宅基地区位补偿款不是以户籍为依据取得为由,驳回董XX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也证明了这一观点的正确性。
责任编辑:秦艳玲